和李玉刚坐在皇家粮仓的大厅中畅谈,他的身后是郭培为他此次演唱会专门设计的衣服——一袭红色的华丽长袍,“上面每一针每一线都是人手工绣上去的,非常昂贵,郭培一般做这样一件衣服要40万元。”

    来年的1月8日至10日,李玉刚《镜花水月》2010新春演唱会将在保利剧院举行。主创阵容颇为惊人,上文提到的郭培乃此次演唱会的服装设计,她是国内最负盛名的服装设计师之一,她说为李玉刚设计衣服,不是服务而是创作。

    在女形和男旦之间

    和李玉刚的谈话从此次演出的造型开始。他男扮女装的妩媚早已为广大观众所认可,但是他的妆容,实际上并非传统戏曲妆。“我有勒头,但是不是很厉害,不要影响了自己的五官轮廓。片子是按照传统的方式贴的,但是化妆都用的现代手法,眼妆用的是眼影而非油彩。”

    因为戏曲有传统可依据,所以李玉刚的现代化就遭到了来自传统戏曲界的批判,他们认为他“不伦不类”“离经叛道”。“我不是男旦,”李玉刚直接给自己下了定语,“男旦是传统戏曲中的行当,由男性去饰演剧中的女性角色,但是我不是。我们这一次提出‘女形’的概念,日本的歌舞伎又是不会开口去唱的,而我的艺术表现形式一向是以唱为主。”

    他的名曲包括《霸王别姬》及《贵妃醉酒》,都是梅派传统戏码,但是他的演绎方式和梅兰芳是截然不同的。此次他的演唱会中,将会扮演多个女形角色,包括杨玉环、虞姬、王昭君等。“我非常喜爱这些古典女性形象,所以想以自己的理解去诠释她们。我很崇拜和尊敬梅兰芳大师,但是我并不是梅派演员,我会非常努力地去学习京剧艺术、梅派艺术,但是我并不想框死自己。”

    走自己的路

    他的学习,包括每天练功、吊嗓,请了京剧和昆曲老师,经常做功课。“二十二三岁我才开始学跳舞,到了那个岁数,其实骨头已经长好了,你再去压腿,真的是非常痛,不夸张地说,那时候真的是每天都以泪洗面。当时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恒心,但是坚持下来了,到了今天带给我很多的好处,我的表演,没有相当的身体柔韧度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李玉刚时常被人评价为比女人更女人,为此他是真的痛下过一番苦功。“我不是身体条件特别好的人,肢体韧性并不比别人好,我所仰仗的是勤学苦练,每天都不松懈。”

    努力总是有回报的,李玉刚的路越走越宽,从星光大道走下来的平民偶像,2009年9月的时候,站在了悉尼歌剧院的舞台上,而这场《镜花水月》并未照搬那场轰动国外的演出,而是重新组建了团队,重新提出了演出的概念。“我不想重复自己,也不想禁锢自己。这一次《镜花水月》的概念,我自己非常喜欢,恰如我现在的心境。这次的海报设计用了我男形和女形两种形象,挺刺激的,这是一种哲学关系,好像是庄周和蝴蝶。”

    觉得自己像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

    这一次的海报,左手边是李玉刚私下的男儿本色,右手边是他千娇百媚的女性扮相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一次的造型要朴素得多。“也和心境有关,我刚出来的时候,造型是非常华丽的,如果现在还在重复那时候的东西,甚至变本加厉变得更加夸张,那么内心的东西会沉淀不下来。现在最能够代表我心情的曲目是《春江花月夜》,我现在很平静,但是又很美。”

    一度,他是新闻炒作的热点,因为身份的特殊,难以定义。梅兰芳大师之子梅葆玖曾经公开抨击他,指他并非梅派传人,也不是京剧男旦。“都过去了,我的演唱和表演不是京剧也不是昆曲,只是有传统戏曲的元素。曾经有人把我的演出定义为民歌,那也是不准确的,我只是有时候会演唱民歌。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具体定义自己的艺术,或者这就是我自己的路,以后努力去形成自己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难以找到一个准确的词语去自我定位是一桩艰难的事情。“对,这让我怅然若失,总觉得自己像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,不知道自己的出处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《三枪拍案惊奇》蛮好看,打算下面拍电影

    现在的李玉刚不但在艺术上和以前不同,私底下的个人形象也越发地整洁大方。“现在出席公开活动都会有造型指导,衣服也会有一些国际品牌的赞助。”

    穿着西装的李玉刚,看起来很时尚,问他有没有看张艺谋的新片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他给了肯定的答案。“蛮好看的,张艺谋导演在美学上的确是非常有想法,这部电影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他说,下面有拍电影的打算。“现在还在初步筹划阶段,不能讲太多,因为一切还未定下来。电影名字叫《伶魂》,很符合我的身份,讲述的是伶人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既然要拍电影,那么有没有最想合作的导演?“张艺谋导演当然不用说了,另外,我非常欣赏李安导演,看过他的很多电影,尤其《卧虎藏龙》我特别喜欢,虽然是武侠片,但是里面的人文精神令我感动。”

    继续做梦

    言谈之间,不难听出,李玉刚已经越走越远。从怀抱着表演梦的农民的儿子,到星光大道上一举成名,再到成为中国歌剧舞剧院一名专业演员,又成为继宋祖英后登上悉尼歌剧院办独唱会的明星,再到在众星抢滩的新年档连续三天举办个人演唱会。他最初的梦想,已经一一实现。“我的整个家庭都因为我而改变,当初我想的很简单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家庭的生活环境,现在已经做到。”

    问他接下来的梦想,其实不言而喻,自然是希望在表演艺术上可以闯出更广阔的一片天空。

扫描二维码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!

责任编辑:京剧网